您当前的位置 :麻章新闻网 > 教育 > 上海交响乐团的欧洲巡演成功结束,《梁祝》旋律在易北河畔回荡

上海交响乐团的欧洲巡演成功结束,《梁祝》旋律在易北河畔回荡



当地时间8月27日晚,上海交响乐团欧洲巡回演唱会的最后一站是在德国汉堡的易北河爱乐音乐厅举行。余龙演奏了上海交响乐团,着名的小提琴手马克格格罗夫演奏了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伊贝爱乐音乐厅可容纳2000多名观众,座位齐全。音乐厅还利用户外大屏幕首次播放现场音乐会,吸引了数千名市民和游客前往广场观看。《梁祝》移动的旋律在易北河河岸回荡了很长时间。在这方面,上海交响乐团成功结束了在瑞士,奥地利和德国的欧洲巡演。

易北河爱乐音乐厅首先在户外广场上播放现场音乐会。

音乐连接两个城市

汉堡的血液里有音乐。勃拉姆斯和门德尔松在这里出生,泰勒曼,亨德尔,巴赫和马勒都在这座城市留下了美妙的音乐记忆。

自1986年以来,汉堡和上海已成为姐妹城市,上海交响乐团和北德无线电爱乐乐团已有近十年的深厚友谊。 2015年,上海交响乐团与北德无线电爱乐乐团(现称北德广播交响乐团)签署了合作协议,双方携手交流演出和音乐表演人才。

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和伊贝爱乐音乐厅均来自建筑声学大师丰田太九。在两个音乐厅的建设过程中,他们经常相互学习。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厅开幕后不久,北德无线电爱乐乐团就访了。今天,在伊贝爱乐音乐厅开幕的第一个音乐季,上海交响乐团即将轮到预约。

建于将近10年前的易北河爱乐音乐厅(Elbe Philharmonic Hall)耗资近8亿欧元,每天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

伊贝爱乐音乐厅已建成近10年,耗资近8亿欧元,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音乐厅之一。音乐厅是在海港城的一个旧仓库的基础上建造的。在旧仓库的基础上,玻璃幕墙像悬浮的冰山一样包裹着空间。自今年1月开业以来,每天都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世界各地的一线乐团都希望尽力而为,并且计划于2020年开始。?

那天晚上,《梁祝》呐喊的旋律让观众感动。作为上海交响乐团的老朋友,俄罗斯小提琴家翁格洛夫已将《梁祝》纳入其常规表演库。演出前,文格罗夫说:“我非常喜欢这项工作。我试着传达中国式的作品,表达自己独特的感受。”汉堡当地观众霍克先生听了《梁祝》并说:“我是大约30年前去过中国的,《梁祝》中国式的曲调带回了我对年轻时的记忆。”

在下半场,在肖斯塔科维奇的表演《第五交响乐团》之后,观众不断鼓掌,余龙龙一次又一次地被召回领奖台。他说:“我很自豪能在世界级的音乐厅演出。我为上海交响乐团感到自豪。”然后一首歌《良宵》回到舞台上,以纪念伊犁爱乐音乐厅的“夜之夜”。 。

2019年开通全球巡演

在过去的十天里,上海交响乐团出现在瑞士卢塞恩音乐节,奥地利蒂罗尔音乐节和Grafeneger音乐节的三个着名音乐节上,最后抵达汉堡音乐厅。根据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的说法,如果卢塞恩音乐节是最重要的表演,那么伊贝新馆是最难的表演。 “作为第一站,卢塞恩必须克服时差和心理压力。而且伊贝的新办公室难以控制,并测试乐队能够快速适应和调整的能力。”

在巡演之路上,上海交响乐团赢得了观众的热情。在卢塞恩,观众站起来鼓掌两次;在汉堡,欢呼声继续。在蒂罗尔和格里芬内,有21位中国球迷追逐数千英里来振作起来。以翻译村上的作品而闻名的译者石小英也是“趣味集团”的成员。他说:“日本指挥家Ozawa Seiji有他的粉丝俱乐部,他的表演遍布全球。铁杆粉丝们将会去看看。中国交响乐的发展也应该培养自己的铁杆粉丝。”专程从芝加哥出发的朱毅说:“芝加哥交响乐团也很优秀,但我还是喜欢上交,因为我还是个孩子,我听了老板。我很自豪能听到在国外演出。“?

欧洲顶级音乐节之旅为管弦乐队带来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同时给乐团带来了信心和影响力。有许多地方可以学习和学习音乐节的运作,艺术品牌的推广,以及艺术氛围的创造。周平透露,2019年恰逢上海交响乐团成立140周年。届时,它将展开全球巡演,展示中国乐团。 “离开中国乐团实际上是一个不断深化的过程。逐步进入主流城市,主流场馆和主流音乐节。上海交响乐团是一个'探路者'并且已经非常努力,但它也积累了当中国文化消亡时,我们必须首先进入观众心中,共同感受文化共鸣,激发世界的响亮。“

成千上万的人挤在广场上观看上海交响乐团的演唱会。

图为Yu Long的棒子,着名的小提琴家Wenglov用《梁祝》征服了观众。